王伦时期——企业草创



客观来说,能够在乱世之中,找到梁山这个风水宝地,王伦也是有功劳的但是他的过失也不可忽略。

王伦对梁山的发展未作明确的规划

王伦只想立足小山头,过着吃火锅的日子。而且,压根没有品牌意识,经济来源主要是打家劫舍,此时的梁山,同其他强盗没有什么区别。书中的原话,那三个好汉聚集着七八百小喽罗打家劫舍。多有做下迷天大罪的人都投奔那里躲灾避难,他都收留在彼。

吴用在游说三阮时,三阮也抱怨,无法打到大鱼,因为梁山这帮强人将泊子占了。打家劫舍,且霸占水泊,总会引起民愤。尽管如此,阮小五也很羡慕梁山的生活:“他们不怕天,不怕地,不怕官司;论秤分金银,异样穿锦;成瓮吃酒,大块吃肉∶如何不快活?我们弟兄三个空有一身本事,怎地学得他们!”

王伦“以防为主”的人才观导致梁山战斗力偏弱

林冲雪夜上山,英雄何等之落魄萧瑟。如果王伦能够做欣喜若狂状,说教头之名如雷贯耳,愿让出头领之位,做麾下小卒。当时的林冲,但求有个落脚的地方,必然会死心塌地的为他效忠。至少也该露出慈祥的微笑,拍拍林冲的肩膀,柴大官人所托,自当尽心,教头做第二把交椅吧。


但王伦表现很是失分,他打起来自己的小算盘。王伦蓦然寻思道:“我却是个不及第的秀才,因鸟气合着杜迁来这里落草,续后宋万来,聚集这许多人马伴当。我又没十分本事,杜迁,宋万武艺也只平常。如今不争添了这个人,他是京师禁军教头,必然好武艺。倘着被他识破我们手段,他须占强,我们如何迎敌?甚至在留杨志时,内心也是找个人来同林冲作对的念头。王伦心里想道:“若留林冲,实形容得我们不济,不如我做个人情,并留了杨志,与他作敌。”

王伦没有领导才能

王伦既无容人雅量,又无识时务变通。初次见到林冲,没有客套,也没有寒暄,甚至端坐在椅子上,纹丝不动。林冲怀中取书递上。王伦接来拆开看了。好歹人家也是京官,做个谦虚的姿态,有什么关系?接着,通过投名状的方式驱赶林冲,赶就赶吧,但做得很是一副小人相。王伦笑道:“想是今日又没了?我说与你三日限,今已两日了。若明日再无,不必相见了,便请那步下山投别处去。”事情不应做绝啊。即使不想见林冲,也要语重心长,一脸遗憾。投名状是山寨的规矩,谁都不能逾规,万请见谅。

等到晁盖上山,王伦又是如此。王伦听罢,骇然了半晌;心内踌躇,做声不得;自己沉吟,虚作应答。可谓不识时务,林冲当时是一人,单枪匹马,敢怒不敢言。而晁天王有7位好汉,战斗力远超梁山,何况林冲此时也心向晁盖,加上吴用在一旁煽风点火,被火并在情理之中。

此阶段为企业草创期,梁山实施收缩型经营,不主动出击,立足本地,缓慢发展,颇似地方企业。没有对人才的渴望,也未建立引进人才的渠道,故人才寥寥,共有头领5人。

晁盖时期——快速扩张




晁盖此人,作事宽洪,疏财仗义,对朝廷不抱幻想。

晁盖明确梁山未来发展方向

晁盖决定将梁山做大,做出了备战备荒的规划,整点仓廒,修理寨栅,打造军器,训练士兵,以迎战官兵。晁盖道:你等众人在此,今日林教头扶我做山寨之主,吴学究做军师,公孙先生同掌军权。林教头等共管山寨。各人务要竭力同心,共聚大义。

等到济州府千余官兵来围剿时,进度有度,全歼官兵。在晁盖手中,梁山的经济来源,进行了适当的优化,由此前的打家劫舍,变为杀富济贫,而且,不伤人性命,这让梁山在各强盗山头中脱颖而出了。晁盖特意分付道:只可善取金帛财物,切不可伤害客商性命。

晁盖“以信为主”的人才观

晁盖待人以诚,“以信为主”是他的人才观。在上梁山之前,他救下与自己素昧平生的刘唐。作为山寨之主,听闻宋江在江州遇难,千里奔波,亲自前往江州救宋江。对待兄弟与朋友,他做到两肋插刀。甚至出卖过他的白胜,也托人救出。再有白胜陷在济州大牢里,我们必须要去救他出来。

晁盖之失:过度放权

晁盖颇具领导才能,从智取生辰纲,到全歼济州兵,足见其出色的领导能力。但相对缺乏政治才能,内心深处,少了权力欲。宋江上山后,将每次军事行动的指挥权,紧紧抓在自己手中。每当晁盖要统领队伍,宋江总都以“哥哥是山寨之主,不可轻动”为由。晁盖也不多计较,都是让着宋江去的。但这种无限度的信任,发展到后来,晁盖完全被架空,当成了空气。毕竟,他才是名正言顺的一把手啊。

江州救宋归来,路过黄门山,摩云金翅欧朋等四人,那是奔着宋江才投奔梁山的。二龙山被梁山收编,鲁智深也是久闻宋江大名,压根没提晁盖。甚至连金毛犬段景住,盗得一匹好马,照夜玉狮子马,日行千里,也是要送给宋江作为进身之用的。江湖上只闻及时雨大名,无路可见,欲将此马前来进献与头领,权表我进身之意。“只闻”此言,更让晁盖怒火中烧,老大还健在,鼠辈便敢这般蔑视,于是,愤然起兵攻打曾头市。

如果说上山伊始,宋江以权谋之术,左右排位的方式,划分了干部阵营,晁盖还刻意忍让,毕竟他觉得是宋江救了自己一命。宋江道:“休分功劳高下,梁山泊一行旧头领,去左边主位上坐。新到头领,去右边客位上坐。待日后出力多寡,那时另行定夺。”众人齐道:“哥哥言之极当。”左边一带是林冲、刘唐、阮小二、阮小五等;右边一带,花荣、秦明、黄信等,共是四十人头领坐下。左手边是老派仅9人,右手边是新派共27人,足足是老派的三倍,悬殊如此明显,晁盖怎能不察觉。而中箭之后的晁盖,说出了他真正想说的,看著宋江,嘱咐道:贤弟莫怪我说: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,便教他做梁山泊主。

此阶段为快速扩张期,梁山进入实施扩张型经营,快速扩张,全面发展,攻城略地,收购兼并。人才引进力度最大,频次最高。此时期引入头领77人。除去宋江上山时带的28人,他主导的六场战役,引进了呼延灼、鲁智深、杨志等35人,李逵接母、戴宗请公孙等引进了14人。一时之间,梁山人才济济,气势浩大。

宋江时期——战略转型




宋江“招安”的战略规划

宋江上山之前,就对梁山做过“招安”的战略规划,上山之后,更是积极引进人才,没有大的动静,何来好的筹码,朝廷才不会招安呢。晁盖死后,登位伊始,便是将“聚义厅”改成“忠义堂”,立起“替天行道”杏黄旗。堂前柱上,立起红牌二面,道是:“常怀贞烈常忠义,不爱资财不扰民”。可谓旗帜鲜明。

宋江“按需招聘、大胆使用”的人才观

“按需招聘、大胆使用”的人才观,更是定位明确。宋江与晁盖,共掌梁山大权时,宋江紧抓核心业务,大力引进人才,让自己的力量快速壮大,隐然已超老大之势。等到晁盖归天,宋江加快了招安路线的推进。

为此,他根据企业经营实际,调整人才引进策略。此时,他的目光已不再是草莽英雄,而是政府官员、地方豪强。这些人都是同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是招安路线的积极拥护者。实践证明,宋江的眼光还是很到位的,重阳“菊花会”上,宋江借酒写满江红,乐和当即谱曲唱出,等唱到“望天王降诏,早招安,心方足”时,直接跳出来唱反调的,就是江湖山头的李逵、武松、鲁智深。


宋江有很强的领导能力、政治才能。能因人而异,因材施教。以尊重相敬令武松交心,以坦诚相待让李逵倾心,以美人相许使王英忠心。

宋江对人才的态度极为谦恭,能放得下身段,甚至到了做假的地步,但这种方法很有疗效。至少说明领导对人才的重视程度。对卢俊义,安排八个喽罗抬轿,远远迎接。只见远远地早有二三十对红纱灯笼,照著一簇人马,动著鼓乐,前来迎接;为头宋江,吴用,公孙胜,后面都是众头领。只见一齐下马,宋江先跪,后面众头领排排地都跪下……宋江起身把盏陪话道:员外可看“忠义”二字之面,宋江情愿让位,休得推却。对待关胜,高度评价,态度恭谨。宋江高声道:吾看大刀义勇之将,世本忠臣,乃祖为神。若得到此人上山,宋江情愿让位。宋江见了,慌忙下堂,喝退军卒,亲解其缚;把关胜在正中交椅上,纳头便拜叩首伏罪。董平被擒,亦是做让位姿态,极尽谦态。宋江慌忙下马,自来解其绳索,便脱护甲锦袍,与董平穿著,纳头便拜。董平慌忙答礼。宋江道:倘蒙将军不弃微贱,就为山寨之主。

该阶段为战略转型期,为确保招安战略的实施,梁山不断优化资产结构,加快了对政府官员、地方豪强、专业人才的引进力度,以实现统战工作需要。引进了卢俊义、关胜、张清、索超、董平等20名头领,人数虽不多,但级别很高,卢俊义为副统帅,关胜、董平位列五虎将,这些人是招安路线的拥护者、受益者、推动者。

由上可见,有怎样的发展战略,必然对应相匹配的人才策略。而采取何等的人才策略,则必然会输出对应的经营结果。

当然,从结局上来看,老大有风险,当之需谨慎。王伦肚量不大,待人刻薄,死于自己人手中,实为可怜。晁盖肚量恢弘,一时愤慨,死于敌手箭下,实为可惜。宋江眼光长远,靠拢朝廷,死在同僚毒酒,实为可叹。


文章来源:培训


相关推荐:

培训》:www.zazhi.com/100427.html

《管理智慧》:guanlizhihui.zazhi.com

《经营与管理》:jingying.zazhi.com


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,还望见谅,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